四岛归属悬而难决 和平条约短期难签——本网站原创

国研院 | 作者: 李琰 | 时间: 2019-02-01 | 责编: 龚婷
字号:

       1月22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莫斯科就签订和平条约问题举行会谈,会后双方表示,“确认了两国签署和平条约的意愿”,并且“需要耐心细致的工作,来达成双方都可接受的解决方案。”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也强调,这不是通过几次会面就能解决的简单问题。由此看来,和平条约的条款短期难以敲定,或许拖到6月普京访日才能谈出成果。

       俄日围绕“北方四岛”(俄称之为“南千岛群岛”)的领土争端属二战遗留问题,和平条约的签订也因此从二战结束70多年来搁置至今。去年11月东亚峰会期间普京与安倍晋三在新加坡举行会晤,双方达成共识,愿意在1956年《苏日联合宣言》基础上重启和平条约谈判,为解决这一问题开辟了前所未有的契机。根据该宣言第九条规定,双方将继续就签订和平条约进行谈判,苏联在条约缔结后把四岛中面积较小的齿舞、色丹两岛交给日本。12月普京与安倍晋三在阿根廷G20峰会会晤期间就建立和平条约问题特别代表工作机制达成共识。

 

领土主权分歧难消 放风试探各自过招

       此次会谈是安倍晋三与普京任职期间的25次会面,两人也都有意在自己的任期内签订和平条约,解决领土争议。但由于双方的立场存在较大分歧,关键问题难以达成一致,领土问题圆满解决的期望不乐观。

       新年初安倍晋三返乡祭父,誓言要完成其父(前外相安倍晋太郎)遗志,全力推进包括领土问题在内的日俄和平条约谈判,可谓决心彰显,姿态做足。谈判前日方放出一些风声试探俄方底线。例如,安倍表示将不会驱逐岛上居住的俄罗斯公民,并且“可能不会要求俄罗斯补偿原先在那些岛屿居住的日本公民”。俄方表示这种说法在俄看来是不承认二战结果故而无法接受,因为赔偿问题意味着四岛是被俄非法侵占。安倍晋三的外交特别助理河井克行还在演讲中谈到,日俄签署和平条约将平衡中国的影响力,于美有益,希望得到美国支持。拉夫罗夫回应并批判此种言论是煽动性的,质疑日本对美太过依赖,恐没法独立做决定。

       安倍赴俄谈判前夕风波不断。据报道,1月7日,俄罗斯边防军在国后岛附近对两艘日本渔船的文件检查并以违规为由要求其缴纳罚款,日本外务省对此提出抗议。俄日双方均面对国内舆论压力,早在去年12月双方首脑会晤时,日本约500人走上东京街头游行,要求将北方四岛归还日本。1月20日,在政府批准的前提下,组织数千民众在俄罗斯多地举行游行活动,号召保护主权完整,反对将南千岛群岛交给日本。日本分析人士认为,俄方或以俄国内抗议为理由拒绝交岛。

       在此背景下,可以预想谈判进程的推进将十分艰难。1月14日俄外长拉夫罗夫与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按约定在莫斯科会晤,宣布开启首轮和平条约问题谈判。对于此次会谈结果日方保持低调,避而不谈,也不愿召开新闻发布会,而拉夫罗夫则表示双方分歧严重,在之后的2018年俄罗斯外交工作总结会上他再次强调,日本应依据联合国宪章全面接受二战结果,包括南千岛群岛主权属于俄罗斯这一事实。而日方在会谈中对此没有回应。

 

谈判难点:日方欲先还两岛再签约,俄方坚持主权不让步

       一直以来日本的诉求是俄方务必转交四岛,被俄方置之不理。承认《苏日联合宣言》意味着日方认识到四岛归还不现实,决定后退一步,同意先行归还齿舞、色丹两岛,同时也意味着可能无法再向俄要求归还国后岛和择捉岛,因为宣言并未提及这两个岛屿的归属问题。俄方一贯立场坚决,认为对南千岛群岛主权属于俄罗斯无可争辩,去年9月普京甚至曾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提议无条件签订和平条约,令日本大跌眼镜,措手不及。尽管俄承认《苏日联合宣言》就要移交两岛,普京则表示这并不意味着移交主权,因为宣言未对移交条件有明确规定。俄方主张更倾向于租借或者共同开发,而这显然是日本无法接受的。

 

谈判掣肘:日俄关系受美制约 战略分歧始终难解

       虽然美国与日俄领土争端没有直接关系,却是影响日俄建立政治互信,改善双边关系的重要因素。苏日未按1956年宣言还岛签约,就有时值冷战,美国不愿日苏签约而从中作梗,日方改口要四岛归还,条约签署从此陷入僵局。当前世界大国竞争日益激烈,俄罗斯被美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并多番制裁。要签和平条约,俄罗斯不得不考虑日本在美日同盟关系和安保条约中的责任。尽管日本承诺如交两岛,美国不会在那里驻军,反导系统也并非针对俄罗斯,但俄罗斯强调美国的行动,包括在日扩展其全球反导系统,是在这一地区搞军事化,名义上为应对朝鲜核威胁,实际上对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这说明俄日存在深度的战略分歧,正如俄外长所言,俄日离伙伴关系还很遥远。

 

有利条件:积极寻求多元外交,俄日存在战略一致性

       近年来日俄高层来往更加频繁,政治互信有所提高,去年安倍应邀参加圣彼得堡经济论坛和东方经济论坛两次访俄,又互办了国家年。在和平条约问题上取得的共识也是一大进步。日俄走近的深层原因,是新形势下两国存在一定范围的战略一致性。乌克兰危机以来,俄罗斯与西方关系紧张,转而积极向东看。对俄罗斯来说,与日本缔结和平条约意义重大,将使俄打破西方反俄阵线,有利于吸引日方投资来发展远东地区经济。而去年以来,东北亚地区形势出现历史性的转圜,美朝破冰、韩朝回暖,为该地区的发展提供良好环境。在这种条件下,日俄积极互动,大搞经济合作也顺势顺时。长期来看,美国执意优先本国利益,其全球方针有所改变,日本谋求战略自主,减少对美依赖,寻求外交多元化的大方向也是不会改变的。


0
今晚开什么持码